未分类

成年人app

华山,西岳第一山。&比起泰山来,这座山之奇,之险,之高,绝对让人瞠目结舌。

在另一个世界,华山本就陡峭笔直。

这个世界的华山,更是甚之。

从下面看,高耸入云。

山有五峰,都在*千米之上。

龙飞和楚风四个站在山脚下,抬头仰望着云雾缭绕的山峰,都有些时空错乱的感觉。

这山的高度,估计只有外面的珠穆朗玛峰可以媲美。

不知道珠穆朗玛峰所在的位置,山有多高,难道真与传说中的一样。

山高万丈,与天齐平?

天空之上,有一道道剑光闪过,似是虹桥一般划过一道道亮光。

此次四大门派集合了十几万名修士来此围剿玄阴宗,当真是大场面。

御剑飞行,在这个世界结丹境的修为就可以。

另类让他迷死你

因为灵气充足,精神力消耗完马上就能补充上,不用担心飞到半截精神力耗尽。

玄阴宗在华山西麓的神女峰上,修为高的弟子都是御剑上去。

修为低的散修,还有其他各怀心思的修士,都是走山路上去。

这个世界的华山可没有开发成旅游景区,没有石台阶,也没有什么缆车。

想上去,完靠着两双腿。

有修道者开辟的山路,从上到下都挤满了人。窄的地方,只能容许一个人上去。

龙飞四个混在人群里,往上攀爬。

他们不急不慢的,在人群里与人闲聊,打听着这个世界的消息。

与他们同行的是合欢门的弟子,一听这个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门派。

他们的大师兄柳江南面色虚白,一看就是身子被掏空的样子。

可是他却跟龙飞四个一路吹嘘,说他们的合欢*如何如何厉害,还是传自黄帝内径。

若是睡上三千美女,可马上成仙得道。

此次他们过来,就是为了占便宜,在玄阴宗抓上几个练功炉鼎。

龙飞好奇问了柳江南一句,“你师傅现在什么修为了?”

柳江南骄傲道,“不瞒两位仁兄,师傅他老人家年级不过四十,现在已经突破结丹境了。刚才他御剑上山,哪里是我们可以比的。”

“真是厉害!”

“佩服,佩服!”

龙飞和楚风同时称赞。

柳江南洋洋得意,轻声说道,“两位道兄,咱们有缘,我再告你们个好消息。听说玄阴宗前几个月,刚刚找了个圣女回来。那圣女可是天上的仙女模样,功法也是一流。前些天蜀山高手上去叫阵,这圣女还出战一次,连杀了五六位半步元婴境的高手啊!”

“是吗?”

龙飞一抬眉,心头狂跳了两下。

他问柳江南道,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柳江南嘿嘿笑道,“这个简单啊,我家师傅前些天刚抓了一个玄阴宗的女弟子。他的合欢*一用,这女弟子什么都交代了。”

“厉害,厉害!”

龙飞再次夸奖,心里却是一疼。

他亏欠王小雅太多,若这个圣女真是王小雅,玄阴宗他就保定了。

山上四千米的地方,有一处巨石搭建的牌楼。

牌楼的上面,刻着“玄阴宗”三个大字。

这里便是玄阴宗的入口所在,通过石门便是山间难道的一处平地。

围攻玄阴宗的大本营便设在此处,此时已经聚满了人,足足过万。

饶是这山坡宽敞,平时也是玄阴宗弟子的演武场所。地面上坑坑洼洼,都是被气流震出的痕迹。

龙飞四个上去后,还没有上前就听到一阵轰,轰,轰的打斗声。

平地上,有人正在交战之中。

这个世界的打斗,通常都是高手先行。

一旦高手落败,才会轮到下面的弟子,颇有点古代战争的侠义风范。

这种打斗的法子,其实都是客观原因造成的。

一个元婴境的高手,可挡上万结丹境的弟子。相差一个境界,根本就是天地的差别。

人数再多,在这个世界的战争中并不起决定作用。

所以,通常都是高手先打斗一场。

高手解决不了,才轮到下面的人出手。

眼下场中有十几人正在混战之中,龙飞瞧了眼,竟然都是元婴境的修为。

对阵双方,一方是老头子,一方是上了年级的老妪。

玄阴宗传自华山三圣母,想来也是有一点底蕴的,没想到竟然藏着这么多的高手。

元婴境的威压不断向着四方扩散,逼得场上的众多弟子纷纷后退。

双方各用法宝,斗了半个时辰都分不出输赢。

老头子打累了,纷纷回去,换了弟子上去。

龙飞瞧了眼,龙虎山的张清扬还有蜀山的几个内门弟子部上去。

他们的修为,同在半步元婴境。

突破只是早晚的问题,此次出来战斗,也是长辈们对他们的历练。

一会,柳江南带着一个白发的老头子过来,冲着龙飞四个打着招呼叫道,“龙道友,楚道友。”

“柳兄,这位前辈是?”

龙飞和楚风回过头,纷纷抱拳行礼。

柳江南骄傲介绍,“这位就是我的师傅,神虚道人!”

“啊?”

龙飞和楚风一下都愣住了,说好的四十岁,怎么看着跟七八十岁的老头子一样。

肾虚道人盯着龙飞四个,本来想看看他们的修为,谁知道竟然有种雾里看花的感觉。

只有面对修为比自己高的人时候,才会是这种感觉。

他本来还端着架子,一会就满是热情道,“两位道友有礼了,不知道二位师承何处?”

见面先问师门,是这个世界的规矩。

这就好比那个世界,见面先问你在哪里上班。

你要是说公务员,吃财政饭的,别人就会满脸羡慕的攀交情。

你要说你是工地上搬砖的,别人估计敷衍上一句话就走了。

龙飞照常胡扯,“不瞒前辈,我们是神剑宗弟子。”

“神剑宗?”

神虚道人惊讶道,“泰山神剑宗?”

“是啊!”

龙飞神色平静。

神虚道人连忙招手,把弟子们叫过来,冲着龙飞四个郑重下拜道,“啊呀呀,不知道两位是上门弟子,在下真是失礼了啊!”

一流门派,在这里就是上门,跟俗世的国字号单位一样,很是受人仰慕。

柳江南拉过师傅,小声问道,“师傅,你不会看错吧?上门弟子会走着上山?”

“这叫低调,你懂什么!”

神虚道人教训了两下,惊讶问龙飞道,“敢问神剑宗这次也出手了?”

龙飞胡扯笑道,“没有,我和师弟们只是路过凑个热闹而已。说起来大家的目的一样,我们也是想在这里碰个姻缘。”

柳江南心里佩服,心道人家大门派的弟子就是不一样,说话都好听。

找女人就是找女人,说什么碰个姻缘。

方才一路上,他真是低估了人家了。

神虚道人更是高兴道,“原来是同道中人啊!”

他看了下四周,神神秘秘道,“不瞒两位,我有一个密道可直上玄阴宗的总坛重地,不知道两位敢不敢与我们一起上去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