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操的小阿姨淫水直流

大阿哥呆立当场,他没想到平日里不起眼的老九居然能和老十一起做出这种事来,虽说九阿哥告诉他这事和八阿哥无关,可大阿哥哪里会相信,对于老八,大阿哥可是深知其为人,如果这件事中没有八阿哥的影子,他甘愿自己摘了自己脑袋。

“皇阿玛现在在哪里?”大阿哥的声音有些颤抖。

“自然还在乾清宫,怎么,难道大哥以为我等会对皇阿玛不利?”九阿哥似笑非笑地反问。

听到康熙还活着,大阿哥悬着的心顿时落下了,至少此事还没有到不可开交的地步。

北京城是守不住的,勤王部队什么时候能到,到了又能派多少用处,作为统帅的大阿哥心里非常清楚。说句实话,他心里是倾向于让城别走的,可昨天康熙一直不表态,他也没有丝毫办法。

“大哥,为我大清江山,为我爱新觉罗氏,还请大哥尽快决断!”九阿哥一字一句对大阿哥说道。

大阿哥迟疑了下,问道:“皇阿玛你们打算如何安排?”

“皇阿玛是皇帝,是你我的阿玛,无论是做儿子还是臣子,我等哪里有权利安排这些?不过皇阿玛年纪大了,精力也大不如以前,身子骨又不好,依兄弟我看,今后皇阿玛还是好好养病,至于朝中大事让八哥协助就是,不知大哥觉得如何?”

大阿哥叹了口气,点头道:“这倒也是,皇阿玛操劳了一辈子,是应该到颐养天年的时候了,太子作为储君,掌管国家也是理所当然,臣愿同九弟一起协助太子,共救我大清!”

“好!”见到大阿哥终于说出了这番话,九阿哥顿时大喜过望。说服了大阿哥,那么控制整个朝廷的把握就更大了,毕竟大阿哥现在是抚远大将军,手握兵权,如果他死活不同意,虽说可以擒住他后另外再想办法,但怎么讲这都是下策。

要知道如今兵临城下,留给他们的时间并不多,有了大阿哥的配合,接下来的事就容易许多。

“你们这么做简直是胆大包天!是让我做不忠不义不孝之人,是把我架在火上烤!”在乾清宫,太子八阿哥愤怒之极喝骂着,而在他面前跪着四人,其中领头的是十阿哥,另外还有庄亲王、康亲王和鄂尔泰三人。

温柔女生眼睛闪着光芒

“何为叫忠?何为叫义?何又为孝?”十阿哥拧着脖子反问道:“难道任凭皇阿玛如此就是忠义孝顺?八哥您别忘了,我等可都是太祖爷的子孙,这大清是祖宗留下来的江山!如不这么做,到时候丢掉是江山社稷,你我如何有面目到下面去见太祖太宗?”

“太子爷,事急从权,如今局势危机,皇上一直犹豫不决,难道我等眼睁睁看着这大清江山就此葬送不成?还请太子爷速速上位,力挽狂澜啊!”庄亲王不住磕头道,亏他七老八十的人了,边劝边老泪纵横,口口声声说此事后果他一力承担,只要能保住大清江山,他这把老骨头任凭处置。

康亲王同样如此,力劝八阿哥马上上位,确定西狩之策,而不是继续留在北京城到时候被一锅端。

“太子爷!三位王爷所言极是!还请太子立即上位才是啊!”鄂尔泰同样劝道。

死死盯着鄂尔泰,八阿哥眼中简直要冒出火来,大骂道:“你这狗奴才!皇阿玛待你不薄,如何做出这等事来?”

“太子爷!”鄂尔泰抬头道:“您说的没错,皇上的确待我不薄,但我如此做不仅是忠于大清,也是忠于皇上!难道您想看着皇上重蹈当年崇祯覆辙不成?如今之局,也只有太子您才能破,奴才如此做实是迫不得已,是为了大清,为了皇上和您的江山啊!”

“你……你们……。”八阿哥一时间气得说不出话来,一挥袖道:“不成!我要马上见皇阿玛,让他老人家出来重新主持大局……。”

话还没说完,在场四人同时大惊,急忙扑上前去一把就拽住了八阿哥的衣袖。

“不可!太子爷您万万不可!”

“为何不可?难道你们要让我做不忠不孝之人不成?”

“太子爷!皇上的脾气您难道不知道,一旦您这么做了,不等明军攻进城来这大清就要亡了啊!”

“是啊八哥,兄弟我死就死了,可是您呢?皇阿玛会放过您么?还有参与此事的这些人难道皇阿玛会放大家一条生路?所谓开弓没有回头箭,您可千万千万不要犯傻啊!”

“你们糊涂,你们以为这么做就天下太平了?上书房各大臣,还有朝中各部官员,包括天下督抚等,难道就能凭你们这些作为就乖乖的听话?他们可都是皇阿玛的人啊!”

“这个八哥您尽管放心,我等既然做了这事就早就有所准备,不瞒八哥,现在显亲王和马尔赛、讷尔苏等人已各自带人把人控制起来了,此外朝中已有大半人同意八哥监国,另外大哥那边九哥也已在劝说,想来不会有任何问题。至于一些顽固不化者,以小弟之见也是极少数,只需暂时关押起来,等之后慢慢劝导,自然会明白八哥您的一片苦心。至于外面的督抚,八哥也不用担心,一道圣旨就能解决的问题有何忧呢?”

听十阿哥这么说,八阿哥显得有些迟疑,此时康亲王又浇了把火。

“太子爷,当年唐太宗玄武门之事何尝不也是被迫无奈,可史书上唐太宗依旧是明君。之后唐玄宗安史之乱出逃,其太子为国家计也不效仿此事?这才平定了天下乱局。如今太子爷您为国家,为大清受些委屈又如何?还请太子爷速速决断,以安大清江山啊!”

边说,康亲王边不住磕头,其言情真意切,令人深思。

八阿哥许久都未说话,最终一声长叹道:“你们呀你们……罢了罢了……。”说着,两行热泪流了下来,神情中是悲切。

众人见此顿时大喜,一起拜跪口呼万岁。

但八阿哥答应归答应,但是他有三个要求,第一个要求他只任监国,皇帝依旧是康熙,这是绝对不能改变的。

第二个要求,不得随意杀人,尤其是朝中众臣和满清王公,就算有反对者也只能暂时囚禁而不能杀。

第三个要求,他要去见康熙一面,恳请康熙的原谅。

这三个要求前两人众人毫不迟疑就同意,至于最后一个要求四人有些犹豫,但在八阿哥的坚持下最终还是答应了。不过十阿哥提出,见康熙可以,为安起见他必须派人护着八阿哥,对于此点他必须要八阿哥同意,要不然他死活都不会让八阿哥去见康熙的。

安排完后,八阿哥向殿内走去,康熙现在就在乾清宫的后宫内,只不过他现在身边的人换了,如今康熙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,被软禁在后宫中。

做了五十多年皇帝的康熙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,当兵变发生的一刻,康熙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面对惊慌失措跑进来报信的小太监,康熙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。

之后,无数侍卫杀了进来,把他身边的太监等杀了一干二净,而且这些冲进来的人中令康熙惊愕的不仅有自己的儿子,还有他平日里最为信任的一些人。

紧接着,康熙就失去了一切,从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帝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被关在宫中的老人。愤怒无比的康熙砸烂了他身边能砸的一切东西,咆哮如雷,却又无能为力,最终耗尽力气的他无奈坐在地上,就如同一头被赶出狼群的年老的头狼,睁着赤红的双眼不住喘息着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康熙慢慢平静下来,虽然他心中依旧愤怒无比,但是多年的皇帝生涯还是让他总算能够冷静思考。

这次兵变究竟为了什么,康熙大致也猜出来了,至于兵变后的主使是谁,康熙心里也清楚。终于,当太子觐见的声音响起时,康熙抬头看了看门口,随后站起身,先整了整有些乱的衣服,意图做出平日威严的样子找了把椅子坐下,但他藏在袖中的手却情不自禁微微颤抖。

吱呀一声,门打开了,只见八阿哥带着几个侍卫走了进来,侍卫进门后先占据了四周位置,而八阿哥用复杂的神情向端坐的康熙望去,随后上前几步跪地道:“儿臣恭请皇阿玛圣安……。”

“都到这时候了,你还想得起来向朕请安?还真是难为你了。”康熙平静地说道,但他却不自觉得说话的声音带着微颤,也不知道是气的,还是给吓的。

“皇阿玛,儿臣是向您请罪来的,儿臣也是刚刚知道此事,皇阿玛您受惊了……。”

“哈哈哈!哈哈哈哈!”听到这话,康熙狂笑起来,仿佛听到了天下最好笑的事。

“怎么?你作为太子居然是刚知道这事?很好,那你现在打算把朕如何处置呢?是效仿唐时尊为太上皇?还是让朕饮一杯酒?”

康熙双目射出寒光,他现在心中已有准备,无论是那种下场都能接受,不过对于眼前的这个逆子,他是绝对不会低头的,那怕就是死!这是他作为皇帝的最后尊严!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