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丝瓜视频人app污下载最新版

看着眼前的这片废墟,邵子峰剧烈的喘着粗气,心脏在胸腔里剧烈跳动着。

差一点,刚刚只差一点他就会被埋在砖块瓦砾之中。

废墟上烟尘弥漫,不时有砖块因为振动从顶部滑落,发出沉闷的响声。

球球被邵子峰抱在怀里,一脸的过瘾和兴奋。

貌似拆房子的快乐不比收集牙齿的快乐少啊。

如果自己能亲手拆掉一栋…

只是想一下都觉得好刺激啊。

抬起小爪子放在没牙的嘴巴里嗦了两口。

大金牙没带出来,快乐-1。

这时球球的身子突然一僵,它发现蛋蛋正带着若有所思的表情看着自己。

怎么办!

蛋蛋会不会误会!

萝莉少女粉嫩公主裙大眼圆脸萌态十足私房写真图片

(⊙o⊙)!

球球眼珠滴溜溜的一转,立刻转身趴在邵子峰怀里,用小爪子蒙住眼睛,嘴里哼哼唧唧的,一副很害怕的样子。

灵动的眼睛却透过爪子缝偷偷打量邵子峰。

邵子峰一头黑线。

哇,你这个小绿茶!

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就有两幅面孔了!

刚才你那副表情明明是很兴奋很期待的吧!

你看人家小鹿多乖。

相较于球球,小鹿那真就是乖巧的典范了。

它见到不用继续跑路,立马侧卧在邵子峰鞋边,熟练的转头噙着邵子峰的裤脚,小嘴飞快蠕动。

又休息了一会,待呼吸平缓,邵子峰认真思考接下来的打算。

他的本意是趁现在没有蛛群的追击,赶快逃离这里,可作死的心思一上来,那是压也压不住。

瞟了一眼远处的火光。

嗯…

要不就去看一眼?

不行,太危险了!

往相反的方向走了几步,邵子峰又觉得心里痒痒的。

回头看了一眼远方,他认为自己还是要民主一些。

跟球球和小鹿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。

球球立刻双眼放光,飞快的点着小脑袋,那份兴奋与期待再也藏不住。

呵,你果然还是很兴奋的吧。

蜥蜴崽子。

既然球球同意了,小鹿的话…

嗯…

没反应就等于默认。

就算自己投个反对票,现在也是2:1通过!

形式对自己不利啊!

看来只有去那边看看了。

……

夜色渐深,邵子峰穿梭在无人的街道上,球球和小鹿一前一后跟在他身侧。

主街道旁的路灯大多都已损坏,有的扭曲变形,有的被连根拔起,断裂的电线搭在尸块上发出滋滋的电流声。

漆黑的街道上只有朦胧的月光照明,角落里无数生活在阴影里的变异生物抱着人类的尸体大快朵颐。

整个城市的灾难对于它们来说是一场狂欢。

血迹似乎成了这座城市最主要的装饰,无论是地面墙上还是绿化带,到处都是干涸或新鲜的血液。

攀过一堆废墟,邵子峰辨别了一下方向。

距离战斗发生地还有三条主街道的,无处不在的残垣断壁成了最主要的障碍。

“哒!”

熟悉的肢解碰撞声响起。

邵子峰连忙止住脚步,屏住呼吸,身子紧紧贴着墙壁,偷偷观察着不远处楼顶的汲血狼蛛。

锋利的腿爪插进楼体固定,用猩红的目光扫视一圈,随后高高跃起,跳到其他楼顶。

被抓落的碎石子滚落,弹跳着发出清脆的声音。

等汲血狼蛛走远,邵子峰拍打了一下身上的灰尘,远远的跟在汲血狼蛛身后。

这一路上,他们已经遇到过好多次,远处的火光犹如黑夜中的烛火,所有狼蛛都奋不顾身往那边聚集。

没有蛛群的追击,邵子峰一个人穿梭在城市中很灵活,

“只剩下最后一条主街了。”邵子峰擦了擦额头的汗水,空气中的火元素异常充沛,给他的感觉就像在慢慢接近一个大火炉。

穿过最后一栋半坍塌的楼房,先是阵阵的热浪扑面而来,随后邵子峰心中突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。

放眼看去,到处都是妖异的红,不同于球球火焰的那种赤红,眼前的火焰之中不断的释放着黑色的粒子,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压抑感。

翻滚的烈焰仿佛是可以吞噬一切的魔鬼,火焰扫过之地便是一片废墟白灰。

邵子峰能感受到手中的藏锋发出轻微的颤栗,这浓郁的火元素让它也兴奋了起来。

火焰之中隐约可以看到一个人影,在人影身后,一只庞大的狐狸状宠兽张扬肆意的摇摆着九条细长的尾巴。

强烈的视觉冲击让邵子峰久久说不出话来。

这就是九尾妖狐吧,不愧是七阶宠兽,哪怕离这么远也能感受到那若有若无的压迫感。

“轰!”

随着火焰的蔓延,又一栋楼房倒在火海之中,掀起层层火浪,不消片刻便被这妖异的火焰吞噬。

火海外围,盘踞着数以千计的汲血狼蛛,它们张牙舞爪却又不敢往前一步,只能踌躇着发出无能的狂怒。

球球跟在邵子峰旁边,双眼中倒映着无边的火海,一时间竟然看痴了。

好刺激!

这时,火焰中那人有些不耐,挥了挥手,九尾妖狐仰天发出一声咆哮,火海猛然暴涨一节。

一道赤红色的火柱从它嘴里喷射而出,上面缠绕着黑色扭曲的粒子,带着不详的气息,朝着四周的汲血狼蛛群扫射而去。

“嗤!”

“嗤!”

“嗤!”

所有被光柱扫射到的汲血狼蛛像是雪花碰到阳光,瞬间化作飞灰。

七阶是什么概念?

如果没有亲眼见识到,邵子峰根本想象不到七阶的宠兽有如此可怕。

看看那道光柱上浓郁的元素能量,爆裂,扭曲、狂躁。

外观如何都是次要的,要论卖相,球球那水桶粗的烈焰吐息不比它看上去更有视觉冲击。

最让人为之震撼的是那道光柱上磅礴的能量,让远在战场圈之外的邵子峰都能感受到那种压迫,简直强的离谱。

就在邵子峰震惊于那杀蛛群如融雪一般时,他心中突然狂跳,背脊发寒,满满的恶意情绪瞬间将他笼罩。

邵子峰吞了口口水,艰难转头看去。

在邵子峰的视线中,赤红的火海里,有一只细长的竖瞳锁定了自己。

卧槽!

邵子峰心中发苦,身体却不能移动分毫。

可就算他能动,能逃得过七阶的宠兽?

球球发现不对,立刻眼露凶光,还不等它有所动作。

眼前就被刺目的火光充斥。

缠绕着黑色粒子的光柱在他眼中放大。

邵子峰僵在原地,瞳孔紧缩。

怎么又是我!

第八十四张 石甲巨犀(2/3)

“喵!”

夜色里,琪琪站在一块倒塌的墙体上,转头对着身后的小奶猫叫了一声,催促它快点跟上。

小奶猫浑身一颤,拼命的迈动四条小短腿,咬着牙呼哧呼哧的往前跑,就像是一个小线团。

可它实在太小了,又很久没吃东西,等来到琪琪身边的时候已经快要累瘫了,瞪着可怜兮兮的大眼睛看着琪琪。

琪琪下意识的想去摸手机查查怎么带小猫。

然后反应过来这里没信号,烦躁的甩了甩尾巴。

身为一个路痴又没带过孩子,特喵的实在是太难了。

抬头看看笼罩在黑夜中的宿城,陌生死寂的城市让它心中不安,水蓝色的瞳孔里带着林妹妹式的哀愁。

小峰你在哪里鸭。

“咔。”

一声剧烈爆炸之后,邵子峰耳边传来碎裂的响动。

邵子峰摇了摇昏沉的脑袋,不可置信的摸了摸自己的身体。

自己…竟然没有死。

他连忙抬头,只见一头披着石甲的巨大犀牛站在他前方,犀牛身上伤痕累累,裂痕遍布身。

它身体微微颤抖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
可以看出犀牛的状态非常不好,可眼神里的坚毅让邵子峰的心都微微颤抖。

等了片刻,眼底蓝芒闪烁,一道淡蓝色的光幕展现在邵子峰眼前。

名称:石甲巨犀

成长:成熟期

状态:萎靡、虚弱、石肤

实力:六阶(八阶)

门:脊索动物门

纲:哺乳纲

目:奇蹄目

科:犀科

属性:岩石

潜力:★★★★

天赋:石甲:石甲巨犀的石甲是它们一族的象征,会随着时间和实力而变得越来越坚硬。它们的可以为它们抵御绝大部分的伤害,石甲一旦崩溃,石甲巨犀的生命也将走到尽头。

技能:战争践踏、岩石突刺、岩石壁垒、流沙炼狱、土之御、防御

说明:早年受到过不可逆的创伤,石甲崩溃的速度远大于自身修复的速度,实力下跌的同时它的生命也即将走到尽头。。

石甲巨犀微微侧头看了邵子峰一眼,目光中有些欣慰,似是为了能救下他人感到开心。

扑通一声。

石甲巨犀前腿一软跪倒在地上,大地都颤抖了一下。

邵子峰这才看到它巨大的头颅上石甲通红,上面有融化的痕迹,整个头颅布满了龟甲般的裂痕,裂痕中有岩浆流动。

它受到了极大地创伤,再也支撑不不住,头颅低垂在地上,任由岩浆顺着头部的沟壑往下流淌,滴落在地上发出滋滋声。

就在邵子峰干着急,不知道如何是好之时,一个中年男人快速的赶了过来。

“老伙计。”男人头发花白,体型高大,只是微凸的小腹显得有些富态,身上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异管局制服。

他眼圈泛红,干涩的声音中饱含深情又带着一丝颤抖。

男人伸出手,不顾石甲巨犀身上的炽热,用大手轻轻抚摸着石甲巨犀的身躯,手掌贴合之处冒出阵阵白烟,弥漫着焦臭味。

“谟!”

石甲巨犀见到来人,浑身发力企图站起身来,尝试了两次又重重的跪在了地上,最后不甘的闭上眼睛,发一声苍凉的低鸣。

声音不大,却充满了力量。

眼前的这一切让邵子峰觉得心中发堵。

球球早就眼泪汪汪的,在邵子峰怀里蹭着鼻涕眼泪,不断的啜泣。

“小朋友,你快走吧,这里不安。”中年男子背对着邵子峰,声音沙哑干涩。

邵子峰闻言有些犹疑,他不习惯欠人情,更何况是救命之恩。

可留在这里又只会成为累赘,这种无力感让他比任何时候都迫切的需要力量。

他一咬牙,起身恭敬的对男人和石甲巨犀鞠了一躬,准备离开这里。

这时,怀里球球突然拉了拉他的衣服,焦急的指了指自己的身体,那里昨天受过重伤,后来被小鹿给治好了。

邵子峰瞬间理解了球球的意思,眼前一亮,怎么又忘了自己有治疗型宠兽。

他上前一步,看着男子高大的背影说道:“这位异管局的领导,我有治疗型宠兽,可以让我试试嘛。”

杨谦闻言诧异的转过头看着邵子峰,要知道木系的变异生物有很多,大部分通过后天学习多少也能学会一些治疗技能,可这样的话并不能称之为治疗型宠兽。

只有那些身怀治愈天赋的才能被称为治疗型宠兽。

他有些犹豫,这些年他也找过不少专精治疗型宠兽的战训师,虽然有效的缓解了石甲的崩坏,但却不能根除。

这个少年,终究还是太年轻了。

还有就是他很了解洛枫的九尾妖狐,就因为太了解他才犹豫,九尾妖狐对生命力量很敏感。现在它只是没有目的的攻击一切目标,可一旦感知到这边的生命能量波动,只怕立刻就会被它锁定。

再说只有异管局保护人民,哪有让人民在危险中保护自己的。

邵子峰看到杨谦犹豫不决,又看着奄奄一息的石甲巨犀,他心中有些着急:“请领导放心,我的宠兽有传承技能,虽然不能保证治愈您的宠兽,但肯定会有作用的。”

此时的邵子峰根本没想过要隐藏什么,这些话脱口而出。

可他并不后悔,说出来以后反而觉得有些轻松。

杨谦认真的看着洛子峰的眼睛,很真挚,他一咬牙:“那就拜托小兄弟救救我这个老伙计了,这里我替你们挡着。”

说完他一挥手,空间裂缝打开,从中窜出来一条威风凛凛的大狗。

大狗肩高一米五左右,外形和缉凶犬有些相似,只是它的身上要害部位都被一层骨甲保护着。

相比缉凶犬它的鬃毛也要更长,垂落在头测,遮住了一只眼睛。

大狗出来后笔直的蹲坐在杨谦的身前,就像一名准备接受检阅的士兵。

邵子峰却清楚的看到它的嘴咧了咧,稍微抬高屁股,想来是地面上太热了。

“震恶,等下又要麻烦你了。”杨谦拍了拍大狗的脑袋,带着一些唏嘘,这家伙就是太严肃了,一点也不活泼。

名叫震恶的大狗严肃的点点头,表情有些扭曲。

刚才杨谦那一巴掌又把它拍的坐在了地上。

都快熟了!

邵子峰有点憋笑,感觉这狗怕不是个死傲娇。

不过现在时间紧急,他没时间等外挂慢慢旋转。

嫌光点一直旋转心烦,索性转过身不看大狗。

伸手划开空间裂缝,召唤出小鹿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