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蓝奏云

这些日子,正如大阿哥所骂的那样,为了粮草他是绞尽脑汁。除了向各地伸手讨要粮食外,他同时不断向京城要求尽快调拨粮草。可是,虽说如今已秋收,按理讲秋收后地方的粮食会宽裕些,可实际上现在地方的粮食更难收集。

这主要是因为江南粮荒的爆发让各地都起了存粮自保的念头,不仅是普通老百姓,就连官府也是如此,眼看着整个江南由于粮荒闹的锋火四起,其他地方的官员和老百姓怎么不会考虑一旦把手中的粮食交出去,那么等到粮荒影响到自己头上时会怎么办?

况且,宁波的朱怡成早在几月前就已经安排人悄悄从各处购粮了,这几月下来流往宁波一地的粮食可不在少数,随着粮食在市面上的紧缺,粮价也开始居高不下,更加重了一些人囤粮的念头。

此外,浙江巡抚黄秉中在这紧要关头倒下,整个浙江官场几如一盘散沙,闽浙总督梁鼐由于福建水师的战败更是惶恐不安,只顾得加紧福建防务,哪里还顾得上浙江方面?

一来二去,大阿哥从地方筹粮越发困难,几份奏折上去不是让他就地自筹或就是让他坚持等待,甚至连个准信都没有,使得大阿哥几急上火,如不是他要统制江南,大阿哥甚至想快马加鞭回一趟京城,当面问问他那位皇帝老子究竟是怎么回事了。

无可奈何的大阿哥甚至写信给了八阿哥,他知道老八在江南的关系多,想通过八阿哥那边替自己筹集粮草。可谁想到,八阿哥的回信中说的漂亮,可一点实际的东西都没拿出来,绕来绕去是空头支票,看得大阿哥更是心头火起。

“一群王八蛋!一群废物!”

拍着桌子,大阿哥越骂火越大,此时此刻他早已后悔当时不应该接下南下的旨意,这哪里是立功啊,简直就是一个火坑,如今说不定满朝上下,甚至自己那些“好兄弟们”都看着自己笑话呢。

“主子,您看现在怎么办?要不奴才再跑一趟?”好不容易等着大阿哥发泄了一通,阿克敦忧心忡忡地开口问道。

“再跑一趟,你打算去哪?”大阿哥反问。

阿克敦张了张嘴,可却没说出话来。是啊!他去哪儿呢?西边是反贼聚集的地方,他跑过去就算是搞来粮食也运不过来啊,至于临安周边更不用说了,如果有粮也不会闹成这样。北边么?江宁那边他已经去了几回了,可弄来的粮食是杯水车薪,根本不够,至于南边?阿克敦也跑了无数次,那么也是粮荒的主要地区,到时候别说弄到粮了,万一碰上地方反叛能不能回来都是未知数。

算来算去,也只有东边没去了,可东边是宁波,路途不近,而且宁波的反贼比北边的反贼更是厉害,不久前刚接到信报说是施世骠的福建水师居然在宁波城下军覆没,这足以表明宁波反贼的强大实力。

躲在花丛中的大眼妹

如今大军缺粮寸步难行,东南西北都去不得,这如何是好?

看着阿克敦张口结舌的样子,大阿哥心里不由得叹了口气。

“这样吧,你还是去一趟江宁,找一下曹家,让曹寅同江宁海关尽快调集一批粮草至临安。”大阿哥无奈道,这也只是他唯一的办法了,此时此刻他突然想起了熊赐履,想到了之前在江宁和熊赐履谈话的场景,心中不由得深深后悔。

当初在江宁,熊赐履就已经提醒过大阿哥,并表示对江南粮荒的忧虑,同时点出了朝中借贷成风的弊病,还让大阿哥注意地方的变化,提前做好准备。可当时大阿哥对熊赐履的提醒并不以为然,而且最终还是不欢而散的,当时大阿哥心中觉得熊赐履有些小题大做,甚至危言耸听,在他看来江南反叛只是小事,他平叛用不了太多时间,至于地方的政务和朝中的借贷更不是他所关心的,作为领兵的将军只要做好自己本分即可。

可谁想,仅仅过去了几个月,熊赐履当时的担忧都成了现实,如今大阿哥心中是后悔莫及,如果早听熊师傅的话,提前做好打算,如何会有今天这进退两难的地步?

可惜了,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,而且熊赐履已在月前病死,在江宁,或者在整个江南,能真正关心他,能为他出主意的长辈再也没有了,一想到这,大阿哥心头是一片酸楚。

等阿克敦走后,大阿哥依旧在对接下来的粮草问题进行思考,大阿哥作为皇子,虽算不上天资聪慧,但也是一个明白人,何况在朝中这么多年,有些事他比常人看得更清楚。

如今江南的局势如此,他已经根本无力继续围剿,由此来看可以说他到江南的任务已经失败,甚至由于粮草原因,整支大军都在危机的悬崖边上,一旦影响到军队,导致大军崩溃,那么半壁江南就危在旦夕。

此时此刻,做些取舍是必然的,但这个取舍并不好做。大阿哥心里很清楚,一旦他做出这个决定,那么他再也不可能染指皇位了,甚至还会由此被问罪。

一直以来,对于太子的不服气和怨恨,导致大阿哥这么多年来一直同太子进行争斗,如果说他真对皇位有什么想法的话倒也不是如此。大阿哥其实心里很清楚自己的能力,也知道他在康熙心中的地位,之所以和太子争斗这么多年,其目的真正于是看不起这个太子二弟,只想把他拉下马而已。

但是,如今是彻底没了希望,如果他真做了,那么不用太子出手,自己的老子康熙就会拿他问罪。可是,他又有其他选择么?作为大清的皇子,大阿哥还是有几分军人担当的,只见他咬牙切齿沉思好久,终于狠狠一捏拳头,下定了决心。

几日后的夜晚,一件惨事在临安发生,由于秋高气爽,俘虏百姓的营地不知什么原因大意失火,更因为是夜间起火没能第一时间发现,等发现时这火势已无法控制,整个营地整整烧了一夜,凄惨的哭喊声响彻云霄,一万多百姓最后活下来的寥寥无几,甚至由于大火无法控制还蔓延到了临安城……。

消息传出,举国大哗,大阿哥当即上了请罪折子,康熙听闻后勃然大怒,下旨问罪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