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p香蕉手机版

   “怎么可能?!”

   大量火焰法术好像不要钱一般乱砸而来,偏偏此刻赤潮水幕极为显眼,正好是突袭者的目标。

   “可恶、可恶!”流水亲王气急败坏,他没料到造反份子的人数远比自己想象要多,实力也绝不容小视,居然能够忍到最后才出手突袭。就连风暴巨人这样的存在,竟也只是用来消耗自己的法术!

   流水亲王心知眼下胜算渺茫,在残存赤潮水幕掩护下,当即施展与生俱来的类法术能力,“元素形态”让他化作一滩透明水液,在潮湿的矿场地面快速移动起来,躲过了成片火焰法术的攻击,试图逃离战场范围。

   “水!我要水!”

   流水亲王在水域充盈的环境,比如江河溪流,就能够轻松借其掩护遁逃、恢复实力。此刻他内心恼恨不已:“就让这些家伙得意一阵,等我回来重整人手,将他们统统擒捉,把关联的家族亲朋,一个不留,全部折磨到死!!”

   而此时,地面传来微微震颤,冲锋的号角声刺破水火碰撞生成的滚滚热雾,一支高速奔驰的骑兵直往矿场而来,为首一名骑手高举黑曜石长矛,魔力翻腾的淡紫光芒立刻吸引了流水亲王的注意。

   “来得正是时候!”

   流水亲王立刻明白过来,想必这是接到自己先前命令赶来矿场协助平乱的野鬃骑兵。尽管他们大多法术平平,但胜在远距离的高速奔袭。眼下只要有人牵制住那群作乱份子,自己就有机会逃离此地。

   果不其然,野鬃骑兵还未杀入矿场,火焰法术的攻击立刻中止,那些作乱份子似乎察觉事不可为,转眼逃得不见影子。

   流水亲王大喜过望,艰难地从水元素状态转变回原本身躯。作为术士,他虽然与水元素有着极佳亲和,但过分挖掘天赋潜力、不计代价地施法,也会让自己的生命形态朝着水元素转化,要是稍有不慎,终有一天无法变回原样。

   “快!那些作乱份子还没跑远,你们赶紧追!”流水亲王竭力大喊,面容扭曲,头上蓝色发辫就像章鱼触须一样乱摆。

   林间精灵紫色的神秘和美艳

   纵马奔腾的野鬃骑兵们也没有答话,在长矛骑手吹响口哨后,一片箭雨离弦破空,朝着流水亲王纷纷射来。

   流水亲王猝不及防,当场就被箭矢命中,他本人向来没有穿戴铠甲的习惯,裸露的上半身有三支寒铁箭簇入体,剧痛钻心!

   “你们——”

   在生死关头的流水亲王忽然想通了,这不是一场简单的造反作乱,甚至不光是针对自己的刺杀行动。敌人成分复杂,既有来历不明的造反头子,还有久未现身的角犀部族酋长,甚至连野鬃部族骑兵都参与进来。

   这分明是一场叛乱!一场针对葛兰法兹的多部族叛乱!

   心想至此,流水亲王瞬间明白过来,大军在外征讨,葛兰法兹内部那些蠢蠢欲动的势力也终于冒头了。

   大量走私贩子、缔约镇移民出逃、天空歌者失踪传言、赭石矿场造反……这些都是用来扰乱自己判断,就是为了刺杀自己之后,在葛兰法兹内部掀起叛乱!

   “——去死!”

   流水亲王一念之间想通前因后果,抬脚一跺,寒霜沿地铺展,满地冰锥突刺暴起,部分野鬃骑兵的马匹被冰锥捅刺伤亡,阵脚大乱。

   就见一名骑手从马背上高高跃起,手持战弓、拨弦搭箭,流水亲王咬牙强忍伤痛,重新发动“元素形态”。

   谁料空中那骑手所持,乃是名为“元素破敌者”的战弓,魔法灵光一闪,离弦锐箭命中水元素,一股紊乱元素生命的力量在水液中扩散开来,让流水亲王发出沸腾般的嘶吼。

   “竟然是三等魔化武器!而且对元素生命有额外伤害!怎会这样——”

   流水亲王只感剧痛难当,元素形态下虽然没有明确的四肢躯干和皮肤触觉,但带有魔法效应的攻击,不光会造成伤害,意识之中照样会感到痛楚。

   “不!我绝不能死在这里!”流水亲王明白这回敌人是下了血本来对付自己,如果他死在此地,葛兰法兹内部立刻就会爆发大乱,而大军恐怕短时间内无法赶回,他只有逃离此地、重振旗鼓,才能扭转局势!

   流水亲王压榨着体内剩余不多的太初精魂祝福,将其转化为自身法术,接连一片“极冰射线”,呈扇形喷射而出,染得周围天地一片苍白严寒,将面前十数骑兵连人带马冻成冰雕。就连那名手持“元素破敌者”的骑手也被冻得半身僵硬,倒地不起。

   可现在流水亲王实在没心思杀敌,只闷头狂奔,一团水液好似浪头、又像软泥怪般,沿地急涌。

   “还想跑?找到你了!”

   此时,最初动手行刺的持角酋长忽然从旁杀出,双脚凌空踏步,速度快如离弦之箭,犹如凶暴角犀怒腾腾地冲撞而来,双矛挺刺,矛尖带着旋搅劲力,誓要将水元素搅碎!

   “别挡路!”

   流水亲王鼓动余力,周围浪头翻动,水幕层层叠叠,抵住双矛攻势,任凭持角酋长双臂奋起有千磅力气,此刻两根短矛也好似陷入了浆糊之中,难以突破撕开。

   “两条腿的野兽!”

   流水亲王回手多施加一道“重雾术”,阴霾黑雾缭绕缠缚,故技重施地困住持角酋长。

   然后水元素接连逃出六七百尺的距离,确定身后没有敌人,流水亲王再度变回原样,连忙摘下胸口一条项链,短促咒语瞬间念完,早已指定好避难所的“回返真言”立刻生效、效、效……

   “也许你们没有用传送赶路的习惯,所以没有应对‘次元锚’的手段吧?”玄微子的声音幽幽传入流水亲王耳边。

   流水亲王心下一冷,同时灵能的传送银光在身后闪现,一头人立巨熊立地便是一拳猛然捣出,纯然内劲轰入流水亲王背心。

   “啊咔……”

   不自然的痛呼声,夹杂着骨骼断裂、内脏破碎的声音,从流水亲王口中发出。他刚挨了一拳,强忍痛苦伤势,还要尝试施法反抗,不及反应,脑袋两侧又猛受重击,好似有两根烧热的烙铁自双耳捅进脑子里,顿时眼前一白,昏死倒地。

   ……

   圣鳞之子涅瑞萨二十七世端坐在床轿上,表情严肃地望向地平线上隐约可见的柴堆镇,各色法术的光芒、爆炸扬起的尘土,扰乱了他的视野。

   当圣鳞之子看见一片从西北侧天空飞来的银色闪光,他能够认出那是由奥兰索医师所施展的水晶集群飞剑,带着撕裂空气的尖锐刺鸣声,凶悍地撞入了己方军阵的左翼。

   然而早有准备的衔尾巨蛇部族士兵们,立刻举起盾牌,三五十人为一队,拼合的盾阵就像一头蜷缩起来的犰狳,内中的精魂使者施法辅助,蛇鳞的幻光流转在盾阵表面,任由数以千计的水晶飞剑如暴雨落下,却只能撞成无数七彩碎晶。

   同一时间,远处敌阵中,星辰教团的成员高声念诵咒语,地面闹腾反复,结成盾阵的左翼阵型下方,忽然暴窜而起大片尖锐荆棘,将许多士兵穿插挑起,撕破阵型。

   紧接着呐喊声起,一群施展了“膨胀术”的心灵武士,手提斧戟钉锤、阔刃巨剑,在“滑行术”的加持下,灵巧穿梭至左翼阵前。

   敌我尚未近身搏杀,一片法术攻势率先奏响。但心灵武士一个个身着三层铠甲,更有“偏折力场”、“惰性护甲”、“皮肤增厚”等效果在身,每个人都堪比重型战车,势不可挡。

   心灵武士冲锋之时跺脚发出“重踏术”,频频震波引得地面乱颤,睁眼怒射“眩目之光”,强光照射让人无法直视。一旦突入阵中,各类重武器左冲右突,将衔尾巨蛇部族的士兵们杀得鲜血横流、残肢乱飞。

   这边血吻种祭司举起鲜血未干的祭刀,抬手放出一枚眼球,狰恶邪光朝着心灵武士们照射而去,阴冷的负能量剥夺着他们的生命活力。

   那边一道灵能箭矢越过敌阵,迅猛如电,一箭洞穿血吻种祭司的防护,银光箭矢钉入脑壳,让他两眼错愕,直愣愣地倒下。心灵武士们则好似得到什么命令,不再恋战,一个个相互掩护后撤,留下饱受摧残的左翼阵列。

   圣鳞之子轻啧一声,类似这样短暂的交锋已经持续了一个上午,柴堆镇发动一轮又一轮的冲锋,让己方左翼阵脚几次三番被破坏,偏偏对面又不恋战,少有战果就迅速彻底,损失极少,导致左翼士兵们的士气与体力都快到了极限。

   圣鳞之子朝着一批手提各类乐器的血吻种祭司挥手示意,在他床轿近前的血吻种祭司,是负责鼓舞士气的“唤魂侍”。他们敲打人皮鼓、晃起骷髅铃、吹响腿骨笛、弹奏肠线琴,还有人身穿兽皮、头戴面具,或是怪模怪样地跺脚呼喝,或是伴随乐曲发出悠长吼叫,有时则竭力延展着身躯舞动摇摆,一时间让人分不清他们到底是人还是野兽。

   这看似荒诞粗朴的表演,聚引了无边精魂汇集,形成一阵阵强劲魔法效力,沿着大军阵型扩散开去,刺激着数千士兵的意识,提振士气、激发勇气,让他们生出更加无畏的豪情壮志,发出铺天盖地的呐喊声、厮杀声。

   士兵们只觉得伤痛渐愈、疲乏消退,死者的灵魂被抽取出来,在半空中发出最后一声尖啸,以作激励。破损的阵型立刻得到弥补,继续朝着柴堆镇步步推进。

   圣鳞之子望向右侧,高空之中,大气亲王与翠环贤者塔瓦隆交手正酣,电闪雷鸣,照得天空青白亮光不断。地面上是翠绿之环数十个柳条人,在魔法藤蔓的牵制下,与大军缠斗厮杀。

   那些有着大致人形的柳条人,将近两层楼高,是翠绿之环的特制魔像。别看它们以植物为原料,实际上并不惧怕火焰,或者说被点燃的柳条人才真正发挥它们的实力,持续燃烧的身躯还能保持战斗力。

   而在中部战场,大地亲王同时面对着三位敌人——一头顶着巨大鹿冠的怪物,一只四肢着地都有一人多高的黑色剑齿豹,一个抡着黑铁大棍的蓝皮鸟人。

   这四位里面也就只有大地亲王还保持着人类外表,他们战斗之时的状况可谓是震天动地。

   没有火焰的喷发、闪电的激射、寒霜的呼啸,就只是你一拳我一脚,打得震波爆散、气浪四卷;獠牙利齿扑杀,撕得地面迸裂、烟尘飞荡。

   “这家伙太硬了!根本咬不动啊!”罗莎莲一个后跃,甩了甩脑袋,朝着协同作战的昂维诺和恒益子说道。

   得到玄微子传授完整《百兽吞形》的昂维诺,如今施展的荒野变形更加灵活。浑身上下覆盖一层板结硬鳞,内层更有结构特殊的皮肉筋骨抵御冲击,整个躯体犹如秘银铸就。头顶鹿冠更是堪比精金武器,可谓是把整个身体都变化成专门用于正面搏杀的形态。

   “你们奥兰索医师不是说了吗?把他牵制住就好,想必他有什么办法。”昂维诺说完这话,似乎沉浸在战斗之中,后身牛蹄一蹬,前爪勾地一刨,架起丫杈鹿冠,就像一枚炮弹出膛,扬起一片泥浪,朝着大地亲王顶撞过去。

   这里恒益子化棍为枪,连点大地亲王面部要害,如今恒益子手中念刃武器已有“三等魔化武器”效果,枪尖威力却连大地亲王的眼珠都伤不了分毫。

   那边大地亲王正欲抓枪拖拽,忽觉危机逼近,两足一顿,周身势沉,“超重力场”笼罩半径四五十尺范围,忽然顶撞而来的昂维诺头脸一坠,直接犁地而来。

   冲撞势头一缓,大地亲王进步冲拳,“群峰之拳”震波凝聚,莫说“犹如秘银”,就算真是秘银魔像在此,也要被这一拳砸出个小坑来!

   恒益子也被“超重力场”压得落地,却趁机大张鸟喙,一束“粉碎音波”好似雷音贯耳,震得大地亲王眉目一紧,他收紧全身皮肉,承受着足以让石头化为齑粉的强音,拳势也缓了半拍。

   昂维诺则趁此机会,剃刀般的利爪扬起“高等解除魔法”的效力,朝着大地亲王猛撕一记。

   撕拉——

   大地亲王身上灰袍被撕开几条长长缺口,而昂维诺也被一拳轰飞。

   “哈哈哈哈,看来你也不是真的那么无敌嘛!还是说之前的伤没好干净?”

   昂维诺发出野兽般的怪声,大地亲王虽然脸色不变,但他之前那种坚不可摧的防护效果,可是连同身上灰袍也无法被破坏,此刻状况足以说明大地亲王较之先前略有不如。

   大地亲王表情微微严肃起来,正要动作,忽见远处柴堆镇上空星斗剑光一闪即逝,他心中一惊,立刻全神戒备,将防护效力提升到最高。

   xiazait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