豆奶成年短视频下载在线关看

   无痕忍住了前去寻找小山的念头,现在是非常时机,百年海潮已经开启,她必须抓紧时间做些万准备,小山暂时应该没有生命危险,倒也不急一时。

   至于小山为何会来到东海?又跟谁在一起?无痕倒也没往其他地方多想。

   她定下心神,摒弃杂念,取出符笔、丹砂和符纸,开始专心制作二阶符箓“寒冰椎”。

   二阶符箓比一阶符箓制作起来难度提高了不止十倍!好在无痕的魂魄已经晋升霸灵,相当于筑基修士的境界,而二阶符箓只是化元术法,无痕制作起来倒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。

   不过失败了四、五次,无痕便顺利制作出一张二阶高级符箓。

   瞧着手中的符箓,无痕突然有了一丝明悟,制符师为什么这么稀少,看来跟修士魂魄高低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,魂魄强度越高之人,制作符箓成功率越高!

   无痕之所以能直接跳过初级符箓,顺利制作出二阶高级符箓,是因为无痕的魂魄已经达到了三阶的要求,因此制作低级的符箓便也显得轻而易举,没有什么难度!

   想明白了其中原由,无痕暗暗欣喜,手中下笔如飞,再次制作起来。

   三天过后,无痕顺利制作出各类二阶高级符箓,大约有一百多张。

   无痕本想继续制作,突然心中一动,既然自己魂力已经达到筑基境界,何不尝试制作几张三阶符箓?

   要知道,三阶符箓可比二阶符箓厉害多了,相当于筑基修士的术法攻击,有这种符箓在身,鱼岛之上可说是横着走了。

   想是一回事,真正实施才知难度有多高。

   童话里的小姑娘

   无痕参考师父留给她的三阶符箓样本,花了整整两个通宵,在经过无数次的失败之后,终于成功制作出十张三阶初级符箓,其中五张是三阶“万刃术”,最适合群攻所用,另外五张是三阶“撼山术“,适合攻击单一目标。

   无痕轻轻吁口气,终于停下手中的符笔。

   三天三夜手不停歇的制作符箓,耗费的精神实在太过巨大,她若再不休息,怕是身体要受到极大损伤。

   无痕收拾好符箓用具后,服下恢复丹药,盘膝调息起来。

  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,无痕被一阵嘈杂的人声惊醒,微微皱了皱眉,就算门主不在宗内,飞烟门也不至于乱了阵脚,究竟发生何事?这么喧哗?莫非与海潮有关?

   无痕不再迟疑,徐徐收功起身,来到洞府外面查看原由。

   整个飞烟门失去了往日的井然有序,众位弟子正往中心处聚集,天上飞的,地上跑的,无不行色匆匆,神情肃穆,显然发生了不得了的大事!

   “当!当!当……”九道警戒钟声突然响彻长空,声声清呤深沉,直钻入耳,令人心潮如涌,难以平静。

   果然发生了大事!无痕面色一沉,九声连钟,这可是飞烟门最高级别的警示!她召出云盘,正准备去丹药堂找张成仙问问情况。

   一名凝气七层的弟子飞速掠了过来,喘息不止地向无痕禀道:“梦……梦丹师!大事不好!方堂主请您……请您速速去下武堂!”

   无痕眉头微扬,喝道:“发生何事?是不是海潮提前来临!”

   弟子脸色苍白,连连点头,完证实了无痕的猜想!

   果然来了,门主和师父都不在岛中,希望鱼岛能够安然渡过这次难关!否则……后果真是难以预料!

   她不再多言,身形飞掠而起,驾起云盘,呼吸间便来到武堂上空,整个人如轻鸿展翅,瞬间闪进大堂。

   武堂中此时正恭恭敬敬站在十二名化元期核心弟子。

   正中的主位上,一左一右分别坐着两位半百老人,均是筑基初期修为,穿着一身白袍和黑袍,眼神犀利,面色威严。

   而三堂堂主方镇山、狄泰峰和张成仙三人,则分别站在下首,显然身份地位要比那两位老人低。

   见到无痕进来,丹药堂堂主张成仙忙向无痕介绍道:“梦丹师,这两位就是我飞烟门的黑护法与白护法!如今门主不在岛中,现由两位护法暂时主持大局!”

   无痕点点头,微微欠身向两位老人行了行礼。

   黑白两位护法盯着无痕打量了一番,见她小小年纪便已是化元初期修为,又是无极宗符箓堂的弟子,眼中不觉露出一丝欣赏,暗暗点头。

   此时无痕刚刚恢复元力和魂力,并未及时运行敛息诀,因此她当前的修为境界不是什么秘密,在场众人部一目了然。

   大家早就猜测她可能是化元修士,因此并无意外表情,若是得知她刚来鱼岛时不过区区凝气八层,只怕要惊得目瞪口呆!无法置信!

   见飞烟门主要人物部到齐,白护法沉声道:“方堂主,你将情况跟大家说说吧。“

   武堂堂主方镇山点点头,转身面向场中所有弟子肃然道:“就在今日凌晨,百年海潮提前暴发!海族妖兽来势汹汹!已经封锁了鱼岛方圆上百海里区域!许多渔民没有准备,骤然间遇到突袭,死伤无数!“

   说到这里,方镇山感激地瞟了一眼无痕,继续说道:“幸亏这几日,岛上下早就进入备战警戒状态,岛主发现险情,及时派出大量战船救援!方将这次损失降到了最低。“

   停了停,方镇山叹道:“我们鱼岛与东疆接邻,是第一批受到海潮影响的岛屿之一!对方这次仅仅围攻我们鱼岛就约有十万之众,而我们鱼岛战备力量不过三万,对方是我们的数倍!大家必须力以赴,方能在这次劫难中历练成长,成为最终的胜利者!“

   业堂堂主狄泰峰沉声说道:“鱼岛各门各派如今都尽弃前嫌,众志一心,共同抗敌,我们飞烟门是岛中最大的宗门,自当责无旁贷!义不容辞,谁要是敢做逃兵或缩头乌龟,本座绝不轻饶!大家明白吗?“

   众弟子肃然齐声回道:“是!弟子们明白!“

   护法之一的白护法点点头,扬声说道:“这次海潮之难,犹如一场空前浩劫!鱼岛十万民众的生死存亡,仰仗我们!希望大家不要辱没了飞烟门的名声!修道修道!只有守护好亲人朋友,以及心中最爱的家人,才不枉我们修道之本!大家务必要谨记在心!“

   “是!弟子们誓死悍卫家园,绝不退缩!“

   黑白护法点点头,对众人的表现非常满意,白护法最后又道:“鱼岛已经开启了防护天网,海族妖兽暂时攻不进来,本宗将分成十五组护卫小队,由在场各位核心弟子和三位堂主任队长之职,分别各率领凝气弟子四十人!即刻前往岛主府报到,听从黄岛主的调遣和安排,大家明白没有?“

   “是!弟子明白!“众人齐声应诺。

   无痕凤眼眨了眨,只有十五组?这里化元期的核心弟子十二人,加上三位堂主刚好十五组,那自己又做什么?

   等283章 预备队长

   无痕正纳闷呢,黑护法却对她笑道:“梦丹师,你是我宗门客卿丹师,你师父之前又曾再三委托门主要好生照料与你,这次海潮极其危险,你便跟在我们两个老头子身边,随时调度救援吧?你看如何?“

   无痕笑了笑,这也太照顾了吧,不过人家毕竟是一番好意,并无其他轻视的意思,便点了点头,调度就调度吧,服从安排,比一味逞强要好!再说,鱼岛高手如云,自己这点微末道行别人未放在心上也是正常。

   武堂堂主方镇山看了无痕一眼,心中对无痕仍有悸意,见她居然并未安排带队,不禁有些诧异,转头看向黑护法,想要举荐一二,但不知为何,欲言又止,轻轻叹了叹。

   接着,三堂堂主又分别对核心弟子交待了一些细节,安排妥当之后,众人便一齐离开武堂,联袂来到宗门广场。

   此时广场中早已聚集了部宗门弟子,黑压压、齐整整站满了整个广场中心,男男女女,约有六百多名凝气修士!人人神色肃穆,心情沉重。

   海潮突然来临,所有人都知情况紧急,生死劫难谁也逃避不了,现在是非常时刻,就看宗门如何安排,修为境界很重要,但有时候个人运气也很重要,如果被分配到强大的队伍里,生存的机率就要大上许多。

   大家早已私下收到消息,今天所有弟子将会分成各自小队,堂主与核心弟子都会任命为各队队长,因此除了堂主,核心弟子修为最为精深的三杰:华云飞、慕容佳和凌天河,也立时成为众弟子瞩目的对象,毕竟除了堂主,这三人的境界已分别到达化元高期,能跟着实力强大的队长,生存机会自然更多。

   修行不易,谁又想在此次海潮中灰飞湮灭呢?

   黑白护法率领堂主、核心弟子等人来到广场,看着眼前熟悉而又朝气蓬勃的脸庞,不由均暗中一叹,大浪淘沙,适者生存,此次海潮过后,站在场上的弟子们,还能剩下多少?

   修道之路漫漫长远,每一道坎每一道劫,都关乎生死,能够坚持熬到最后的,都将是世间豪杰!人中翘楚!

   黑白护法先是沉声将当前情形对众人进行了一番提醒,接着又说了些勉励的话,最后才是分队事宜。

   十二名核心弟子与三位堂主一起并肩站在前台,黑护法手执弟子名册,开始逐一点名,凡被叫到名字的弟子则迅速上前,规规矩矩地站到相应队长身后。

   被分到实力强盛队伍的弟子一脸喜色,被分到实力较弱队伍的弟子,则暗暗叹气,表面却也不敢多吭一声,只能默默盘算着,如何采取其他有效手段,增加自己的生存机率。

   三位堂主以及华云飞、慕容佳和凌天河带领的六支队伍实力最强!身后队员们也都趾高气扬,兴奋不已,毕竟这也是一种骄傲的资本。

   其他九支队伍的弟子神色就要平淡许多,虽然心中惋惜,没有机会进入最强队伍,却不敢流露半点不满,生怕自己队长看到,将来危机之时给自己穿小鞋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

   不过一柱香时间,十五支队伍终于分配完毕,场中只剩下十几名年龄最小且修为最低的弟子未曾分配,这些弟子入门未久,年龄皆在十五岁以下,就算勉强派上战场也是炮灰,死路一条,因此宗门便暂时将这些人组成后勤预备队,做为后补人选,随时调配和补充。

   不过也总需安排一人管理,否则大战起来,乱成散沙,只会更加危险。

   白护法想了想,对无痕笑道:“梦丹师,剩下这十几人修为较弱,而且有一半才入门不久,暂时便交由姑娘带领,组成后勤预备队,作为人员调配和补充,你看如何?”

   无痕淡然笑了笑,她本想主动请缨带队出战,但既然对方根本不重视自己,又何必逞强出头,罢了,这些弱小修士总需要安排人照顾,再说,别人也是关心自己,担心自己的安危。

   她想通了这点,含笑回道:“多谢白护法关怀,晚辈定会照顾好这些弟子,尽量让他们安然度过海潮。”

   白护法点点头,这位无极宗新收的女弟子,只是化元初期修为,上阵恐怕凶多吉少,难以交差,还是跟在自己身边作为调度要好,免得将来不好向门主和庄堂主交待。

   无痕转过身,对着场中剩下那十几名弟子招了招手。

   这些弟子还以为将被宗门放弃,无人管理,正心中惶然,见无痕向他们招手,顿时大喜,纷纷跑了过来,在无痕身后老老实实地站好,惶然的心情终于安定不少。

   无痕看了他们一眼,这些弟子修为基本是凝气五层以下,清一色是年纪幼小的少年,实力确实不堪重任,若能在这场风暴中存活就已经是奇迹。

   张成仙新收的弟子姜鱼儿也在这些人之中,正满怀希冀地瞅着无痕,脸上嘻嘻笑着,仿佛丝毫没感觉到当前的危机。

   其他人也都心怀戚戚地望着无痕,他们修为低微,原以为这次海潮风暴必然大劫难逃,如今能跟着一名化元前辈,多少有些心安。

   虽然表面看来,这位梦丹师太过年轻,但总是化元境界,比他们强得多了,有她带领和保护,总好过自生自灭!

   无痕凤眼如水,轻轻从这些弟子身上扫过,神情露出一丝安抚和宽慰,修道不易,只要能力范围之内,她自然会保护他们周。

   张成仙悄悄传音过来,再三拜托无痕多多照顾姜鱼儿。

   他最不放心的就是这个最小弟子,这次能够安排在无痕后勤预备队,他终于将悬着的心情放了下来。

   其他人不清楚无痕实力,张成仙却从未小看无痕,甚至自始至终,都觉得无痕比他这个化元中期的实力还强,姜鱼儿如今有无痕照顾,比跟着他自己还安!

   无痕向张成仙含笑点头,示意他且放宽心,毕竟姜鱼儿也甚得无痕喜爱,自然会更加关照。

   接下来,十五支队伍分别驾驭中型飞行法船,载着队员前往岛主府聚集而去,广场上便只剩下黑白护法和无痕这支后勤预备小队。

   黑白护法是鱼岛修为最高的几人之一,也是这次大战的主要指挥成员,自然要立即去岛主府聚集。

   两人正准备动身,突然发现无痕仍带着众弟子在原地一动未动,不由说道:“梦丹师,你们虽是后勤预备小队,不过最好也去岛主府一起集合,便于随时听从调度,而且,那里也是最安的地方。”

   无痕闻言脸上浮现一丝窘色,她不是不想去,而是无法携带这么多弟子飞行。

   大型飞行法器她倒也收藏有一艘,是当初在伏魔森林从神医宗司空雨手里缴获的,可惜级别太高,是灵器级别的飞行法器,需筑基修为才能炼化驱使。